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仑哪个医院做人流快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6:13:0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仑哪个医院做人流快,宁波华美女子医院无痛堕胎多少钱,余姚妇科比较好的医院,慈溪哪家人流医院收费低,北仑人流哪个医院专业,北仑普通人流费用,北仑医院人流收费

  当自己的作品遭遇难以承受的差评,你选择的是质疑自己还是质疑给你差评的对象?

  “评分之争”不是新鲜事

  电影《李雷和韩梅梅》出品人陈永宁,给豆瓣网站CEO阿北写了一封公开信,为《李雷和韩梅梅》的质量辩护,认为豆瓣为其打4.2分不公正,说喜爱这部电影的观众上豆瓣为其打五星被删除,还爆料有“好心人”可以用300万元把4.2分刷到7.5分。

  这不是阿北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信,也不是豆瓣第一次遇到在公信力方面的质疑。去年当《长城》《摆渡人》《铁道飞虎》被打低分,豆瓣也曾被质疑有失“客观性”,那次阿北做了八条回应。其实那八条回应,可以当一封持久有效的公开回信,回给现在乃至于将来的质疑者,虽然这并没法让质疑者与被质疑者达成共识,但总算可以视为一个简单的“条约”——在没有标准的电影打分体系中,形成一个参考文件。

  在电影领域发生的一些纷争当中,常常可以管窥到一些权力色彩,比如院线老大万达,比如阿北,就时常遭遇“专权”批判。

  中国人对待某一行业里的权威,态度时常是含糊暧昧的,既有隐含的讨好,也有带一定表演性质的喊冤,既有“被迫害妄想症”式的联想,也有“兔子急了也咬人”般的威胁。不能好好说话,甚至无法好好说话,使得一些纷争充满了鸡同鸭讲的荒诞色彩,时不时地让人感觉到审美体系不同、价值观不同带来的无奈。

  电影出品人陈永宁和豆瓣CEO阿北,或都体验到了这种无奈。从诚实的角度看,他们的言论都很可信,也都有成立的基础。比如陈永宁所说的那些希望给《李雷和韩梅梅》打五星的观众,这些观众存在吗,肯定存在,他们的观点需要尊重吗,肯定需要,当一个人的真诚与热情,遭遇到抑制的时候,有抱怨甚至愤怒蔓延开来,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  豆瓣和制片方的说辞没有绝对正误

  阿北所解释的豆瓣评分体系取得了一个最大公约数,也有足够强的说服力。为了“尽力还原普通观影大众对一部电影的平均看法”,豆瓣即便声称使出了全身力气去围堵打分制度漏洞,就能百分之百客观吗?豆瓣肯定做不到。

  阿北本人也承认水军难控制,没法一劳永逸地解决水军问题,同时认为电影是私人的事情,彼之砒霜吾之蜜糖,两个人为一部电影的评分掐得死去活来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常年占据IMDB排行榜第一名位置的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也有人觉得它徒有虚名,又有什么办法说服他?

  而导演杨永春认为,在其他平台比如微博、猫眼等均在7分以上的评分较为客观——数字上看来确实基数更大,但微博可以买热搜已经是业界公开的秘密,此前猫眼也有过评分系统不合理、影评人收钱说话的争议,这又怎么说?

  说白了,豆瓣等打分平台都只是辅助性的评判标准,我们固然需要监督平台的灰色利益链,但对于作品优劣评判本身,平台真没那么大影响力,再说除了平台,还有那么多电影公号呢?电影方“封杀”得过来吗?观众心里自有一杆秤。

  而豆瓣想要做一个客观的评分网站,光说明在打分上拦住多数水军也是不够的。评分后的“短评”,杀伤力也不小。最明显的问题是多数“短评”说不出个所以然,完全凭着情绪说“电影烂”“全是槽点”等毫无针对性的差评,是不是水军?分不清。写几句差评比打分似乎更可信,同样容易操作。从技术上可能拒绝恶意言语攻击吗?或许更难。

  打分网站无法埋没佳作

  此前某电影报曾发过“豆瓣、猫眼恶评伤害电影产业”的相关报道,在业内引发轩然大波,后来有一些比较中肯权威的评论表示“观众有‘用脚投票’的权利,也就要承认观众有‘打星评级’的权利,这都是一种选择”;“平台也应该更好地完善评分机制,让不管是‘一星差评’还是‘五星好评’都能是网友意愿的真实反映”;“一些电影能逆袭,一些电影会折戟,本身就意味着观众越来越成熟,不会再轻易被烂片骗进电影院”;“拿出立得住、传得开、留得下的作品才是重要的问题”……这些话,放在这一次的舆论风波中,依然成立。

  最重要的是,电影主创要真正意识到,决定产品价值的,不是理想与愿望,而是当下的实践能力。这次《李雷和韩梅梅》对豆瓣的“声讨”难获业内支持,正是自身质量不过硬。一家打分网站,可能会暂时地“冤枉”一部电影,但时间与历史,从来不会埋没真正的佳作。

  □韩浩月(文化评论人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人流妇科医院安全